早上10點,我還在會議中
開完會下樓
拿起忘在一樓值班桌上的手機
看見署名老媽的未接來電

心頭一顫

緩緩的按下回撥鍵

「你還在上班哦?」媽在那頭的聲音帶著一點極力保持平靜的緊張感
「怎麼了嗎?」我壓抑著聲音問
「阿公他阿~回家了啦!」
「回家是怎樣?」我轉過身,面對白色的牆,背對著公司的所有人
「唉~就是回去了啊~」媽被我問的有點急
「我知道回家了啊!那是出了加護病房還是怎樣啊?你要跟我說啊!」
我倔強的逼問著,青著臉推門走出店頭
「你看你要不要回來啦?我跟你弟等等就回去,看你怎樣再打給我!」
媽不願正面答我,匆匆的掛上了電話

坐在店門口的機車上,我看著靜止的手機螢幕發著怔

沒一分鐘,手機又響起,是正在坐月子的嫂
「ㄟ~你知道了嗎?」嫂嫂小心的問
「我媽剛剛打給我,但是什麼都沒有說!」我心很亂,但是答的很小心
「怎麼會都沒說?!」嫂嫂停了一下「阿公啊~沒撐過來,早上,過去了」

我的淚開始掉
我知道、我知道,看到那通未接來電的時候就知道
只是為什麼?為什麼是真的?為什麼如我想像一般?

「我知道了,我這就回去」我沒有辦法冷靜,說話有沉重眼淚的聲音
「你別哭阿!」嫂嫂的聲音也開始帶著哽咽「你哭我也會跟著哭~」
「嗯、嗯」我胡亂應答著「不說了,我準備一下就回家」
掛上電話,掩著臉低頭走進店裡

「怎麼了?」失常的舉動驚動了大家
禁不住哭了出來

請了假,胡亂整理了一些東西
開車上路
我從來不知道這一段路程那麼遠
當我驚覺原來自己一路踩油門都超過120時,車已快到嘉義
媽跟弟看起來都還算平靜,或者大家都努力的壓抑著
一整路都沒有人提起關於爺爺的事情
彷彿這只是每個長途假期的回家之路

中山高、北二高、北宜高、雪山隧道

終於,我們回到家
大門口立著燈,搭著棚
下車,迎著我們的是一群穿著黑衣的人
大姑姑、小姑姑、伯伯、三叔、小叔、三嬸、還有剛當爸爸的哥
「去給爺爺上香!」大姑姑拍拍我的肩膀,輕輕的說
進門前,我看見那白色紙上提著的兩個字

「嚴制」

走進屋裡,廳堂掛著白帳,帳前焚著香
姑姑遞來一串佛珠,拿著佛珠,我們開始禱唸
我想,想看看爺爺...
「大哥,孩子們想看爺爺」姑姑叫來身為長子的伯伯
伯伯掀起白帳,揭開覆在爺爺身上的白布

爺爺閉著眼,睡在那裡

我拿著佛珠,隨著媽媽跟姑姑唱提著南無妙法蓮華經
「妳看!阿公的病痛都消失了,面容好慈祥,好好看,早上回來時臉還是腫的,現在都消去了,一切都好了!」
姑姑跟在身邊不停的說

我沒有哽咽、沒有哭出聲,唸誦著經文,卻掛著沒停過的淚



20060907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寫到這裡已經是極限,我一直想著如何往下寫
卻已經沒有辦法繼續下去
爺爺走了,一切都很不真實

讓這篇文章再次出現,因為我已經可以勇敢的不再哭







sandra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