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我睜著茫然的大眼
對著房裡堆積如山的雜物
找著我的眼鏡時
不管如何努力卻只看清眼前一公尺的景物......
縱使是我的房間,我還是記不起順手將它放在哪裡......
瀕臨崩潰之際~
才猛然的在心上閃過了你的樣子

「你哦~~~到底什麼時候才會把東西放好?這樣找不累嗎?」
你會這樣對我說的吧.....
然後順手拿起就在我眼前50公分音響喇叭上......
我卻在這兩坪大的空間裡找了十幾分鐘的普通眼鏡

知道我這樣想,你一定又會說
「就知道你都這樣,有需要的時候才會想到我!!!」

是啊~舉凡起床.找東西......似乎總是有問題才會找你
這樣的情形,分手之後也沒什麼改變

打電話給你....你直接問我「嗯...你幾點要起來?」
我也只好回答你「九點叫我吧!」
只是,分手之後的起床鈴聲,少了貪睡裝置......

你去當兵了
我很慢才反應過來~
也許是因為入伍前就已經將兩個人的關係分割的清楚
也許是因為本來就距離遙遠
似乎你有沒有入伍當兵失去自由
對我們來說也沒有太大差別

只有當手機超過三天沒響的時候
才似乎有哪裡讓人覺得怪怪的.....

我們分手了
我知道~而且一直堅持著不再復合~
問題一直在~也不是不曾解決~
雖然覺得盡力了
似乎也不能說...沒有遺憾...

你消失在我的生活中第三天
我終於因為找不到眼鏡而一個人窩在沙發上出了神的想起了很多事

曾有一瞬我那麼覺得,應該到衛武營去看看你
當然在下一秒我還是打消了這念頭

起身笑笑
到洗手台戴上還沒消毒乾淨的隱形眼鏡
走出浴室一晃眼
看見我的眼鏡呆在客廳的電視上頭
閃映著日光燈的星芒
對我招手微笑......



sandra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